°

丹阳世家,进贤渡村。

“丹阳世家”进贤渡村
作者 | 方浩然

1958年以前,淳安县有一个比较普遍的说法,叫做“方半县,徐半城”,释义为方姓的县人,约占全县人口的一半,徐姓次之,约占县城镇人口的一半。虽然这“半县、半城”的占比之说,言过其实,难免有虚夸成分,但淳邑各地,子子孙孙、世世代代繁衍的结果,方姓确为淳邑的最大姓,总人口有四万余人。在这四万余人口中,祖籍出自河南郡者占绝大多数,唯独子孙后代居住在淳安北乡的第一个大村,即东源港的进贤渡村,他们的祖先却属于丹阳郡。这个村庄的方姓人丁,从不外迁,他们自称为“丹阳世家”的后代。

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这是有历史史实依据的。

据现今尚存的《新安方氏宗谱》记载:在汉平帝元始五年(即公元元年),时为西汉王朝重臣的方望,其长子方绂,因王莽篡汉,拒不接受王莽授予的丞相伪职,携带全族子孙近百人横渡长江,“避地丹阳歙之东乡曹湖(即后来划为淳安的进贤渡村)”。这是一段很重要的文字记载,标明当时“歙之东乡”是属于丹阳郡的属地。王莽篡汉仅仅十八年,弄得民不聊生,生灵涂炭,随之迁徙至“歙之东乡”的人应该是大有人在,至东汉光武帝复汉后,已是公元25年,而最早率领方姓族人迁徙至“歙之东乡”的方绂,已被光武帝任命为歙县县令。他是一位很有名望的方姓鼻祖,而他的县令官职,又是属于当时的丹阳郡管辖的,因为这样一个原因,他将这一批最早迁至“歙之东乡”的人列为“丹阳郡”的住民,是名正言顺的事。至于其他方姓族人陆续迁至“歙东”各地,他们不推尊丹阳郡,而改称为河南郡,这是方姓后人所做的事,方姓在淳鼻祖方纮早已身殁作古,身后事自是难以预料。

“丹阳世家”的后裔们,定居进贤渡村后,由于此地水草丰美、土地肥沃,一代又一代的丹阳儿女辛勤劳作、惨淡经营,逐渐成为东源港内一个富庶的村庄。一千多年来,没有出现一户或数户结对另择他地定居的事,足见这片土地的肥沃与繁茂。至1949年淳安县解放前夕,进贤渡村“丹阳世家”的后裔们,共有十八个方姓分支定居在此,他们的每一分支族人,各建有厅堂,而且每个厅堂在建筑形制上都各出奇招,相互攀比,但互相间仍友好相处、和睦共事,各类志书上没有发现“兄弟阋于墙”明争暗斗的记载。

进贤渡村方姓的18个厅堂,比较著名的有狮子门厅、七聚门厅、传名厅、传桂坊、贺孝堂、思进堂等。其中曾任明朝御史的方汉所建的思进堂面积最大,厅堂上有皇上赐封的“银台” 匾额,大门内外两侧各有一对石狮,前后有天井13个,足见这座厅堂面积之大。“丹阳世家”作为该村3000多人口的总祠,建筑面积共有4000多平方米。正厅上方悬挂有长4米,宽2.5米的“丹阳世家”匾额,由朱砂漆成,巍峨壮观。1942年我转学至进贤乡中心小学读6年级时,学校就设在“丹阳世家”的祠堂里。当时共有8个班级,除教室外,还供外地学生寄宿,但仍然感到很宽敞。大厅内外,天井四侧,都用厚厚的青石板铺成。正厅大门口,有一对约3米高的狮子石像,憨态可掬的样子让人爱不释手,行人经过时都用手去抚摸一下,时间一长就变的油光发亮。大门前的广场上,还树立着六对共十二尊旗杆石,这是“丹阳世家”后裔们的骄傲。每一对旗杆石都有一个掌故,他们的先人们录取功名荣归故里时,就在旗杆石前举行竖旗杆、升杏黄旗仪式,以此光宗耀祖、激励后人。由于我们读书时正处在40年代初期,比我年长一辈的校长方起,每周广场周会时,他总是慷慨激昂地抨击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侵略罪行,还不时地勉励“丹阳世家”的后裔们,要效法前辈们中的莘莘学子,长大后报效祖国。因此,“丹阳世家”就是进贤渡村的方氏宗祠,大人们是心知肚明、昭昭在目的。

东源港是当时新安江的一条主要支流,横贯淳安北乡100余里,流域内雨量充沛,河流水量大,从不干涸。当东源港流经进贤渡村,已汇集北乡各地的支流,因此这条河港能通舟楫便是自然的事。进贤渡村的先辈们,发挥他们的智慧,早在南宋时期(约公元1000年),就开山劈石,在横溪建有一条石堰坝。每年丰水季节开坝放水,让木船和竹筏上下通行;枯水季节就拦坝蓄水,保证村民饮用水,还通过长约10华里的引水渠道,灌溉漕畈2000余亩良田。从此,进贤渡村从无水旱灾害,全村人衣食丰足、生活宽裕,这也是“丹阳世家”的后代子孙们“不羡神来不羡仙”世代安居的重要原因。

进贤渡村物华天宝、人杰地灵。富饶大地孕育了众多的历史名人,秀美山水洋溢着浓郁的民俗风情。方储是已迁至“歙之东乡”的方纮的亲孙,在汉朝官位显赫,因为皇上不听他的忠谏,服毒自刎(参见淳安县志方储传略)。对于这样一位有功于国的方姓先人,进贤渡村的方姓传人,在村脚端口桥侧,建有一座红庙,纪念方储、贺齐等五位贤人,1949年以前,每年农历的三月初三日,都要举行盛大的“三月三”庙会。我曾有幸赶过1949年的庙会,那真是人山人海,摩肩接踵,人流途塞。进贤村的庙会很有特色,有传统乐曲演奏、古妆戏曲演出,还有民俗风情表演,内容丰富多彩。一是纪念的对象不仅是方姓始祖如方储,还有贺齐等共五位,将他们的神像牌位逐位抬至“丹阳世家”正厅宝座内,供人焚香祭拜,七日以后才复将此五神像牌位送到红殿内;二是五位神主出巡日,有“十番锣鼓”轮番奏乐曲,而这些乐曲传自何朝何代已无人知晓了;三是老艺人演唱昆曲助兴。在淳安各地各种庙会中,能演唱昆剧者只此一地,而这些演唱者,也不能说出这种传统起自何年何月;四是游行人群中,还有少男少女扮成的露台表演。如梁山伯与祝英台,孙猴子借芭蕉扇、穆桂英与杨宗保,还有踩高跷等。在游行队伍中,还夹杂着手执“丹阳世家”灯笼的引路者,他们劝阻路人让开中间一条大道,以便让扮成武夫抬菩萨的人行进。

时代在发展,祖国在前进。进贤渡村已没入水底,浮出水面的进贤半岛,如同不离不弃的恋人一般日夜守望着它;身旁的千岛湖大桥象一条横空出世的巨龙静卧在烟波浩渺的湖面上,深情凝望着湖面下那似乎未曾远去的“丹阳世家”,告慰着进贤渡村的先辈们盛世的华美。

责任编辑 | 佘坡(千岛湖文艺)

打赏
  喜欢